《HERO栋梁》杂志专访邢立达:寻找恐龙足迹的“网红”科学家

《HERO栋梁》杂志专访邢立达,寻找恐龙足迹的“网红”科学家

在搜索栏打上邢立达的名字,立刻会被喷涌而出的标签吞没。“年轻科学家”“恐龙科普第一人”“首个发现琥珀中的恐龙化石的人”……然而最让人感兴趣的,还是他网红科学家的身份。



邢立达出生于1982年的广东潮州,从小他便醉心于和恐龙有关的研究,现在的他是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不光自己沉浸在恐龙梦里,还向大众科普着关于恐龙的一切。在2008年,他出版了《狂野中生代三部曲》,这是国内首部古生物科幻小说。2011年,曾因为吃下了4000年前的猛犸象腿肉,且在微博直播而引起广泛关注。2015年10月荣获我国地学界学子最高荣誉——李四光优秀学生奖。2016年发现世界首例恐龙琥珀。2017年获得地质学会的银锤奖。


他有着幽默诙谐的处世智慧,待人接物真诚谦逊,斩获了大片粉丝的心。在学术成就之外,邢立达现在还是拥有三百多万粉丝的网红学者。这样的身份帮助他更好构建起一座沟通学界和大众的桥梁,方便他更好地向大众科普恐龙的知识。在邢立达眼里,恐龙时代的一切就好像晨曦笼着一层薄雾的天空,那些远古时代遥远的记忆和秘密都藏在其中,未漏面容。


Q网红和学者,这是两个看似不太相关的领域,将二者合而为一对你来说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么?

A首先古生物是一个很好的科普载体,有幸吸引一些人之后,他能在我这里得到一些知识,或者说来问我一些问题。也会经常有人来拿着石头让我鉴别,这些都是有的。


Q能给我们科普一下恐龙足迹学么?当初确定科研方向的时候,为什么会选择这一领域。

A恐龙足迹学是非常有意思的东西。有点像刑侦,就像警察可以通过犯罪嫌疑人的脚印的深度和宽度判断出嫌疑人的身高、体重、行走速度等,跟我们的工作是类似的。而且,我们通过恐龙的脚印能预算出来恐龙原来的生物群的品种和行走速度。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这些珍贵的信息来复原恐龙时代的古生态和古地理的信息。



Q科研、科普、写科幻小说现在这些事好像已经成为你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这些事分别带给你怎样的感受呢?

A做科研一定要认真、严谨,这是容不下一粒沙子的天地。写科普其实是科研的另一种延伸,要用平实生动的语言去表述你的工作,自己要懂十分,才能讲出四五分。写科幻我是新手,写作最大的苦恼,我挣扎了好几次,大改过五六次书稿,才去掉了科普腔的描述。现在我觉得科幻小说就是要有科幻小说的样子,不要拘泥目前对恐龙的认识,大胆又不失合理的想象才是最有趣的


Q目前为止,在研究过程中最大的难处在哪里?

A一个比较大的方面就是,研究的速度赶不上发现的速度,所以手里积累了大量的素材没有研究。比如说在野外找标本时,发现标本的速度总是快于研究标本的速度,标本的研究又有自己的系统流程,不能只挑重要的研究,所以会存在脱节。


Q恐龙的时代对于我们来说相距太遥远,那么研究早已灭绝的恐龙有什么意义呢?

A如果从终极命题上来说,恐龙是地球上生活过最成功的物种,他们纵横大陆1.6亿年,人类才只不过几百万年。研究恐龙,可以知道生命是怎么演化,生命是如何应对环境的变化,这对人类未来是大有裨益的。从经济角度上来说,恐龙已经是一门大生意,美国、日本等地的恐龙经济催生出大量的展览,电影等有丰厚营收的生意。


Q关于恐龙灭绝一直就有很多争论,对此你倾向于那种言论?

A地外小行星撞击引起一系列反应,加上当时恐龙的演化进入低谷期,没有挺过去。只有鸟类作为恐龙的后裔留下来了。


Q在很多电影里,古生物学都让人觉得很浪漫。在现实世界里,这份工作也是一件浪漫的事么?

A古生物学,听着很浪漫,就像电影《侏罗纪公园》里星爵骑着摩托车牧龙游猎。但其实我们总是在泥浆和大雨中敲击着岩层,在铁板烧一样的岩壁上临摹标本,或在摇晃的皮卡上作为人肉垫子保护着化石。


Q你最欣赏自己身上的哪种品质?有没有想要改正的缺点?

A执着,我觉得我比较执着去做一件事情。这种执着有一个规划,小到一个项目,小到一篇论文,大到恐龙踪迹学这个大的领域都会有一个规划,基本按照这个规划走。缺点应该是性子比较急。有一次论文写完,刚好有一个特别重要的野外考察,就没有马上把它投稿,过了几个月再看,还是有很多新的灵感,改得更好了,尤其是知识这种东西,你越往后积淀就会越好,有些不是特别着急的项目和论文,多放一放,多改一改还是很有收获的。


完整版访谈内容及全部照片,详情请见《HERO栋梁》杂志九月刊。

想要了解更多内容,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栋梁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