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CAST主角杂志专访《攀登者》主演吴京



TOPCAST主角杂志专访《攀登者》主演吴京


近日,TOPCAST主角杂志十月创刊号曝光了电影《攀登者》主演吴京的角色单人封面。关于《攀登者》吴京谈了很多。



1960年3月19日,乍暖还寒,一支由214人组成,平均年龄为24岁的中国登峰队来到了珠峰脚下,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王富州、屈银华、贡布这三名中国小伙子终于站在了世界的顶点,完成了从北坡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艰巨任务。他们不仅刷新了人类意志的极限,也向众人说明了没有什么困难是不能克服的,只要我们自己足够强大。15年后,方五洲和曲松林在气象学家徐缨的帮助下,再次带领李国梁、杨光等年轻队员向世界之巅发起新一轮的挑战。迎接他们的将是更加严苛的挑战。



吴京在《攀登者》中饰演方五洲,这一角色看似沉默寡言,但内心对爱人和事业有着火山一般的热情,为弥补心中对于第一次登顶珠峰时所留下来的遗憾,选择再一次加入到75年登顶珠峰的行动中。在拍摄之前,吴京特意查阅了这段历史,无论是书籍还是纪录片他都有看过。回想那段历史,心里不免对老前辈涌起一股崇敬之情。



记者:拍这部电影之前,您去训练了吗?

吴京:对,我去了青海岗什卡。那个季节应该是元月份,由于天气太冷,去的人很少都已经要关闭了。因为如果没有一种切身的感受,让我直接去对着绿布,对着平原上去演高原,演海拔缺氧等等这些东西,它没有歇斯底里,深彻入骨的这种感受,可能我演不出来。所以我就去了,但是这一去不要紧,太惨了。刚好去的时候,我感冒了。那种滋味儿,天呐,太难受,在那膝盖也不好。几乎是两天两夜没睡觉,白天还要工作。那种晚上睡觉的时候,那种头疼得吸不上来氧气,吸不上气来,鼻子又是堵的,脑袋像放了一块铁一样。而且冷啊。大本营,夜里是零下二十多度,三十多度。C1是零下三十多度,那说得不好听一点,你去上个厕所,都成屎棍子了。所以,太难受了。也就是因为那种冷,后来我在这戏里面有一段对白,里面有一段自己帮忙调整的一点点对白,那种冷,你们到时候听一听吧。



记者:好像大部分演员都没有吊威亚的经历。

吴京:你真的错了,大部分的演员都有吊威亚的经历,你说这个戏谁没有吊过威亚?你算啊,章子怡她都快成老武行了。大哥我就不说了。胡歌古装戏拍那么多,他没有吊过威亚?井柏然拍的无论是捉妖还是什么,有多少威亚。怎么会没有威亚呢?

记者:我觉得他们吊的话跟您这种武戏的动作不太一样。

吴京:这部戏对我来讲威亚是保护工具。因为我真的腿跪在那,可能就扔下去了。所以威亚多数是保护。我们很多动作都是演员自己做,山上大概六七十度的坡都是咱们的演员自己在跑。包括从上面往下滑下去,绑一根威亚都是为了保护,你要保护演员的安全嘛。所以基本上咱们的演员都是自己在做。



记者:在这些登山的动作上,有自己的一些创新吗?

吴京:跟武指会有沟通,我又专门去学了攀冰,怎么去刨那个冰壁和一些雪坡的问题。前一阵在网上你可能也看到了,就是我怎么去开路,做向导。怎么开路这些东西,我是爬了大概75度的坡。怎么去做这些东西,都会有的,希望可以跟别的地方不一样。毕竟我们这是,第一部关于登山的这种电影。

记者:那个就是六七十年代,他们的装备,您可以介绍一下吗?

吴京:这历史相信大家都知道了,可能别人也都会介绍。原来是跟苏联的登山界一起准备爬山,后来苏联撤了,我们自己去爬山。然后专门去瑞典买的装备,正好碰到了同时买装备的印度队。我们从北坡爬,他们从南坡爬,两边同时爬,结果是我们上去了。我们的装备在当时来讲还是可以的。



记者:据说有一场戏是在脸盆里面憋气,他们说你拍完了以后,追着导演说我还能憋更长。

吴京:因为导演怕我憋着,就想卡了。其实我是想多给这帮人一些反应,让其他所有的演员能够反应都做足一点。因为你应该知道。

记者:我知道,你三分钟潜水。

吴京:三分半,战狼。所以我想多给一些而已。而且登山是需要肺活量的,其实耗氧怎么的,都是可以的。因为也是特意要训练一些东西。你做一个东西,如果不像的话,一定要有这个自信在里面。



记者:还有一个故事,说您在片场拿了两把扇子,收集大家的签名。

吴京:对呀,我一直以来都会是这样,只要我参加的戏,我都会请所有的演员签上名字,留个纪念。因为可能若干年后,你在回忆这部戏的时候,你看到这把扇子,你回忆起当年很多有趣的故事。

TOPCAST主角杂志十月创刊号记录了电影《攀登者》众主创幕前幕后的拍摄故事。目前吴京的角色单人封面杂志已经上架Mingbox明报文化国际官网。

完整版访谈内容及全部照片,详情请见TOPCAST主角杂志十月刊。